二荀

伞修制糖厂制糖匠

再不写文就以头撞地

每日一催

真的再不写文就打死你

我是认真的!

?觉得自己就快被自己杀死了,她举起手来,绒毛似的冰凝在她的指尖,她呼出一口气,吐吸之间尽是冰凉。

一……二……三………………

她在心中默默数着凝冰的指尖

“你”是想要替代我吗?还是仅仅只想想要带走我?……还是……“我们”……

她是在数月前的,懒惰后发现这个症状的,尽管她已经需要开始做事了,可身体提不起劲儿来,就连意识也是如此,

……不受控制?也不知道在问谁

tas尝试过寻找动力来使自己能够控制思维,并且找到动力活下去,但她失败了,心中的那团火,怎么也烧不起来,曾经被击退的恶心物质经过长时间的融合,变成了像石油一样黏腻漆黑的东西

变成这样好像也没有那么恶心了,她在被油狀物挤压得几近窒息时,她的意识这样说到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心底不知是哪一个人不停地重复问道

现在,现在我才明白,她没有在杀死“我”,也没有要带走“我”的意思,她是在告诉“我”

她要死啦

是我杀死她的

希望我能回过头

看看她,看看“我”




这个已经死去的,空留躯壳的废物啊……






。不如同归去罢

百日伞修 其壹

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cp但是从来不产粮感觉挺羞愧的……orz,为了挽救对cp的热情决定今天开始写百日了!oWo   (((其实就是为了督促自己不要偷懒,所以也许会是一个跳着数的百日(WHAT?)

很忙的时候我会向各位请假的(并没有人要看。

评论不一定会回(懒)但肯定条条都会看!!!

其实是个暴君一样的人,言辞激烈的时候还请各位包容(???)何处措词不宜请指出,我会反思的QWQ

#伞修only##不喜点叉##望拆者走边,逆者莫提#

有不足的地方请各位看官多多指教。

其实这个脑洞我暗搓搓想了好久然而并没有人写qwq。决定自力更生!














马背:

【 5.0,和你相遇在最美丽的时刻 ❤ 】


撸否5.0 一直在努力,只为了在最美的时候,遇见你 ( ͡° ͜ʖ ͡°)

字字戳心QAQ

马背:

【蜡炬已残泪难干 Lofter更新红颜旧】


到底是怎样残忍的事,能够抹掉一个人身上所有的痕迹,让你变得面目全非? 


(;´༎ຶД༎ຶ`) 「这里明明有推荐数的,我记得这里明明有推荐数的!」


(´◉‿◉`)「无论曾经是怎样一个天真无邪的4.9.1,从更新归来的我已经变成了恶鬼5.0。不仅他认不出来,连我自己,都已经认不出我自己了。」


(;´༎ຶД༎ຶ`) 「母妃,我想熱度了。」


(´;ω;`)『只要你没忘记他,他就还活着,活在你心里。』


༼ ༎ຶ ෴ ༎ຶ༽「可我不想让他活在我心里,我想让他活在这个APP上!!!



万望lof能换回旧版:)

新版有多丑不需要我赘述吧,誓将版本之争抗争到底:)

【伞修】鹊桥会(一发完)

苏木逢秋:

没头没脑小短篇,也没有什么主题,大概就是想撒撒糖♪(^∇^*)


神仙paro 司命星君苏沐秋X月老叶修




正值七夕佳节,月老庙的青烟缭绕直达天听;月老阁今日本是最繁忙之时,可平日窝在阁中半户不出的月老大人却不在。


乞巧佳节,儿女情长,红线情缘一线牵一线,这是月老阁一年最忙的时候;但主事的神不在,一中仙童七手八脚却是越忙越乱。枢星阁冯宪君闻讯赶来,老人家见了这情形,气的直喘不上气来,不顾形象的咆哮:“叶修那小混蛋呢?!”


一旁的仙人小声道:“月老说是体察凡情,不日下凡去了。”


体察他个头!他就是想偷懒!冯老神仙捂住胸口恨恨想,他迟早被那个兔崽子气得提前天人五衰:“这地还有什么主事的没?那个什么司命星君不是和他最熟吗,叫来补上!”


先前的仙子纠结了又纠结,再小声道:“苏大人今日也……下凡了。”


“……”


“神君!神君你怎么了?!稳住啊!!!”


折一枝桂花捏在手上,气得冯老神君跳脚的罪魁祸首之一叶修漫不经心的走下石桥。


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丹桂香,嫩黄的小花纷纷落下倒是下了一场香雨。


他近日换了一身浅青的外衫,举步带出微微波动的水痕,配着他慵懒的神色,有着说不出的风情。


这身打扮是苏沐秋要求的,叶修历来懒散,可这次下凡鬼使神差换上这身衣服,从一旁偷偷黏过来的视线看效果还不错。今日本该是他恪尽职守的时候,偏偏他动了下凡的心思。到底为何他也不知,大概是苏沐秋那家伙整日在耳边叨叨凡世好,抑或是今日见了织女一脸甜蜜的笑好奇起,总该是,凡心动。


身侧有娇娇俏俏的女子飘过,带起一阵香风,几句话吹进耳里:“我跟你说月老庙前那个算命先生姻缘算的真准!不知道今年还在不在?快点快点。”


算命?月老庙?叶修来了精神:在我的香火处算姻缘,你是砸我的场子?他信步跟在两个女子,绕过几条街,到了自己的月老庙。


叶修虽知自己在凡间受痴男怨女追崇,但见了气派无比,人声鼎沸的庙宇还是吃了一惊,尤其见了一众虔诚的人,连带生出一丝愧疚来。不过叶修什么神?不过一瞬就恢复常态,大大咧咧去找那个砸他场子的神棍了。


苏先生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算命先生。年轻俊美,望着你时眼带笑意,说话时语调温润,直教你溺死在那一湾秋水里。何况人家还一算一个准,一群少妇少女见了只往苏先生摊位扑。


叶修排了老长的队伍终于在成功在春情荡漾的胭脂堆里见到了传说中的苏先生。


温润如玉,笑意轻浅。


啊,苏沐秋,就知道是这个混蛋。


叶修懒懒坐下。


苏沐秋见了他本一脸惊讶,不过一瞬化作笑来:“这位公子算什么?”


叶修挑眉:“你会算什么?”


苏沐秋道:“姻缘。”


“那你就给哥算算姻缘。”


“巧了,公子正有桃花一朵。”


叶修看他:“什么时候?”


苏沐秋笑意更浓了:“今时今日,此时此刻。”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浩浩银河已有千万只喜鹊架起桥梁,等待有情人相会。月影悠悠,渔舟唱晚,清婉的歌声带着一波一澜的缠绵。


叶修靠在苏沐秋身上,手上无意识跟着歌声打着节拍,手里丹桂落在流水中,好似点点碎金。暖风吹来,他终于听清了飘飘渺渺的歌词: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完】



[mafutin]曾

填这个八百年前的脑洞,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吧。

mafu今天很高兴,应该说,他这一个月都很高兴。离学徒候选人的选拔日还有十天就到了,他几乎能想象到自己成为学徒候选人时风光无限的样子。

“嘿嘿,到时候大家一定会很羡慕我的,能成为srr桑的学徒可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呢!虽然只是候选人的选拔,但凭我大魔导师mafu的能力,是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吵啊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不怕被老夫吃掉吗?”突如其来的牢骚打断了mafu的笑声

懒癌发作起床再填(你

嘿嘿

今天伞修制糖厂开业啦!
















这么说着然而并没有更新过的懒虫(x